手機版
1 1 1

鄉村治理難在哪?聽聽基層書記們怎麼説

收聽本文 00:00/00:00

  在基層,鄉鎮黨委書記、村黨組織書記、駐村第一書記被羣眾稱為“三大書記”,他們是鄉村治理的關鍵角色。吉林省委組織部組織了多名來自吉林基層的“三大書記”召開了一場基層治理“懇談會”。會上,半月談記者與這些書記深入長談,聊工作難題,他們許多中肯的意見建議值得關注。

1

工作雜,怎麼幹?

  “羣眾發動不起來,咱累死也幹不好”——提起幹好基層工作的關鍵,在基層工作了20多年的前郭爾羅斯蒙古族自治縣查干花鎮黨委書記王雷説。

  在他所工作的查干花鎮,曾有幾個村子是出了名的“上訪村”,上級領導來調研,鎮裏的幹部就和村民上演“諜戰片”,防止村民堵路、攔車。村裏矛盾多,有合理的訴求,也有不合理的“強求”,村裏的大事小情都難以達成共識。

  榆樹市弓棚鎮黨委書記彪兵是一名常年紮根基層的幹部。“羣眾喜歡幹部和他們打成一片。打成一片,是幹好工作的重要前提。”

  一名駐村第一書記(右)在走訪村民 朱崢 攝

  “要想打成一片,就要撲下身子。”這是多名鄉鎮黨委書記最深刻的感受。幾名幹部覺得,和羣眾相處不能高高在上,在羣眾家裏吃個便飯、入村下鄉坐坐羣眾的便車、順手幫農民捎帶些物品……一件件小事,幹部羣眾的心就會越貼越近。

  “很多人説,村裏的會開不起來,羣眾發動不起來,我就不信邪。”王雷的工作實踐就是,幫羣眾解決實際問題,就足以換來一份信任。

  在村裏工作時,王雷曾幫一名殘疾村民辦理了殘疾證明。“看似一件小事,卻走進了羣眾心窩,他們會覺得幹部是真幫忙、真幹事、真解決問題,就會換來支持。”

2

缺人才,怎麼選?

  彪兵認為,鄉村治理的前提,就是要解決人的問題。如何選人用人,這些鄉鎮幹部有一個共識,就是抓好“村黨組織書記”這一關鍵崗位。

  東遼縣雙福村第一書記王小鐵有着深切體驗:“我到雙福村駐村工作4年了,在第3年才形成自己的打法和工作思路,逐漸融入村子。”

  村黨組織書記的選人用人範圍過小,是當前的一個棘手問題。王雷建議,要拓寬村黨組織書記的任職條件,不要限於本村本鄉,而是廣納天下英才。不管是企業的,還是城市的,只要願意下農村的,都可以兼職在村裏工作,參與換屆競選,給予一定待遇。

  補齊村幹部人才短板,吉林一些地方正在探索新路徑。延邊州龍井市三合鎮忠信村黨委書記劉加勝説,當地為鄉村設立村務崗,鼓勵年輕人到基層鍛鍊,充實村級幹部隊伍,起到了活躍基層隊伍的效果。

  還有幹部説,再“上看”一級,基層治理得好不好,鄉鎮幹部也很重要。座談時有幹部提出,鄉鎮幹部很多時候成了縣裏、市裏幹部的“履歷跳板”,在基層短暫工作一段時間,刷一層鄉鎮工作經歷的“漆”,就“拍拍屁股走人”。他們到了地方“左看右看”,抓一抓事務性工作,一遇到難事、心煩事,就施展“拖字訣”。

  座談中,“三大書記”們建議,要把“紮根”當作鄉鎮幹部考察的重要因素,在任職期限、幹事創業等方面有所要求,防止“走馬燈、老換人”。

3

負擔重,怎麼減?

  基層工作點多面廣,面對繁多的工作任務,基層幹部任勞任怨。基層幹部反映,儘管經過一系列減負工作,負擔已經有所緩解,但“痕跡負擔”依然嚴重。

  一名幹部舉例説,有一次村裏的自來水停了,來水之後,主管部門要求他去拍照上傳,簡直匪夷所思。“要是還在停水,村民自會找我,來水了還要拍照證明,多此一舉。”

  “痕跡負擔”還體現在上級幹部下鄉過程中。一名幹部説,有的地方要求包保部門、幹部定期下鄉慰問貧困户,瞭解貧困户需求,但頻次高、密度大,下鄉次數和時間,成為重要的考核標準。如此一來,一些幹部下來無事可做,三五分鐘走個過場,基層幹部又需要陪同,“這樣的痕跡不要也罷”。劉加勝建議,沒必要的留痕和沒必要的下鄉可以省去。(刊於《半月談》2020年第21期 原標題《三大書記談鄉村治理三大難》)

發佈時間:2020年11月20日 12:24 來源:半月談 編輯:靳建朋 打印

關於我們 聯繫我們 網站地圖 有獎調查

晉越 版權所有 京ICP備12024993號